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故事

不行 办公室 啊 好爽好大 嗯嗯啊啊好大啊干你

郑易桦摇了下头,“不是压抑,是陌生。”

“慢慢来,你刚回家,陌生是肯定的,而且我也看出来了,那几个孩子同样是因为跟你陌生,对你有些疏离排斥,但时间长了,他们就会用心接受你的。”

“爸,我并不在乎他们的态度,我只要爸爸妈妈能接受我就行。”郑易桦扬颜一笑,“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会比谁低一等。”

“好样的,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是,爸爸。”

“那……还是要去医院?你爸说,那儿有几个护工在呀。”顾锦成聊上正题。

郑易桦点点头,神情坚定,“我之前跟妈妈说过我回医院陪她,我必须说到做到,我就要去部队了,我想多点时间陪在她身边,等她痊愈了,我才能走得安心。”

“好,我理解,那我让你爸陪你去。”

郑易桦一笑,“嗯,谢谢爸爸。”

……

两辆豪车缓缓开出邵家大院,最前面的一辆劳斯莱斯车里,邵兵已换上了便服,跟郑易桦一起坐在后座上。

郑易桦还穿着新兵夏服,神色淡然,依旧望着窗外。

邵兵扭头看他一眼,清了清嗓,先打破了沉静,“烨儿,今晚的菜合不合口味?”

“嗯。”一个字,头也没回。

邵兵无奈地一笑,“怎么,还跟爸爸生气呢?”

“没有。”

“那怎么不面对老子啊?”邵兵声音拉长了,带了丝威严,“别忘了,你以后是在老子手下当兵,快把头转过来!”

不行

郑易桦没动,却反问:“你现在坐在我身边是什么身份?”

邵兵一笑,“呵呵……小子,终于会跟老子说点长话了,老子现在当然是你爹!”

“那就别在我面前称老子。”

“嗯?”小子挺有个性,根本不怕老子嘛。

邵兵顿了顿,又笑起来,想着自己答应妻子要哄儿子,遂伸手拉拉他的手,“哎哎,兵蛋,你转过来,好好跟爸爸说几句话。”

郑易桦转过头,淡淡地望着他,借着外头散射进来的光线,盯看了几秒,他又别转脸。

“老都老了,有什么好看的。”

“哈哈哈……臭小子,你说话还挺有趣,爸爸喜欢。”

说完,邵兵把手伸进裤袋,从里掏出一张金卡塞到儿子手里,“拿着,明天让你妹妹陪你到处逛逛,买些自己喜欢的衣服,鞋袜或玩具。”

玩具?

郑易桦捏着卡,抬起来放在眼前好好审视了一番,尔后,他淡淡一笑,“二十一年的爱全算在里面了?”

“……”邵兵睁大眼睛,这儿子这话好尖锐,他又想怪自己什么?

“多少钱?”郑易桦又问。

“小子……”

“我现在的全名还是叫郑易桦,报名参军就是这个名。”

邵兵被儿子“呛”得想动手拍他的头,可手抬到一半,他又放下来……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