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句网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我选十个人,每个人一句话代表。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徐凤年:徐骁嫡长子,徐凤年在此求死!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徐凤年其实说过很多霸气的话。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比如开篇的“技术活,当赏”,比如“姜泥,老子喜欢你”......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但我认为最霸气的还是徐凤年当上新北凉王之后,凉莽大战全面爆发,最后在拒北城一决雌雄的时候,徐凤年率先从城门跃下,面对北莽数十万大军,他大声吼出这句: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徐骁嫡长子,徐凤年在此求死!

你认为《雪中悍刀行》中最霸气的话是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陈芝豹结局)

徐骁当初马踏六国为离阳大打下了诺大的江山,但却一直没有解决北莽这个棘手的问题。

徐凤年历尽艰辛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世袭罔替称为北凉王,位子还没捂热呢,北莽的铁蹄就开始踏向离阳。

如果是整个离阳的实力全部整合起来去对付北莽或许还好点,不过实际上北凉军几乎是以一军之力在顽强地对抗。

很明显北凉是处在劣势的。

北凉军筑起最后一道防线——拒北城,抗拒北莽的最后一座城。

以兵力而论,面对北莽几十万大军压境,北凉的失败似乎早已经注定。

但徐凤年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永远不会放弃。

为了保存北凉军的实力,徐凤年想到了用绝世高手来先行消耗敌人的实力,等到和北凉军势均力敌的时候,再发动最后的总攻。

哪怕是有十八位宗师陪伴在徐凤年的身边,但算起来这力量还是太微乎其微了。

李淳罡一剑破甲两千六已经创造了神话,如今徐凤年面对的可是黑压压的数十万的大军啊。

徐凤年一马当先从城头一跃而下,站在了北莽军前军的路上,徐凤年的声音响彻天地。

徐凤年求死,但你们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李淳罡: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春秋十三甲,剑甲李淳罡独占鳌头。

王仙芝入江湖把李淳罡视作偶像,王仙芝第一次挑战李淳罡的时候是完全处在弱势的。

甚至李淳罡只要心稍微放硬点,很可能后面江湖上永远都没有王仙芝这个名字了。

李淳罡因为惜才,故意让王仙芝斩断了他的木马牛。

对于一个出道的新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在剑甲对战中占的便宜还更鼓舞的?

可以说王仙芝能有后来坐镇武帝城一甲子的无敌完全是李淳罡一手造就的。

所以哪怕是在李淳罡境界大跌,画地为牢之后,王仙芝已经是江湖上实打实的第一人,但他始终以天下第二自居。

在王仙芝心里,就是把这第一的位置留给李淳罡的。

年轻的时候李淳罡甚至能和吕祖论道,甚至在听潮厅下自困二十年后还能再次重返陆地神仙的境界。

护送徐凤年游历三千里之后,在分别的时候李淳罡以一剑破甲两千六的战绩收官。

在最后的时候,更是千里借剑给邓太阿,为后辈剑道开山。

徐凤年曾感慨李淳罡一个人的谢幕让整个江湖苍老了一截,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那一声“剑来”。

如果没有李淳罡,不知道这个江湖要少去多少的写意和风流。

太不生你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邓太阿:试问天上仙人,谁敢来此人间?

邓太阿是李淳罡之后的又一剑道天才,只不过前期一直不怎么显山露水。

事实上江湖上对这位一直也以老剑神和新剑神来区分。

邓太阿虽然没有李淳罡那样的写意和风流,但是真要发起飙来,就算是天上仙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邓太阿独自一人持剑天门外,他的声音不大,但不乏威严:

邓太阿在此,试问天上仙人,谁敢来此人间?

高傲的仙人自然看不惯邓太阿的狂妄,但接下来邓太阿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先后有八八六十四位仙人以无敌之姿走出天门,但最后无一例外全部都被桃花剑神一一斩落人间。

韩生宣擅长指玄杀天象,成为春秋三大魔头之一,那个指玄还在韩生宣之上的人就是邓太阿。

经此一役之后,天下间再也没有人说邓太阿不如李淳罡。

当邓太阿在天门外轻叩手指,问“客又至,当如何”的时候,即便是天上的神仙,也没有一个敢接话的,再也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走出天门。

曹长卿:这个天下说是你害大楚亡国,我曹长卿!不答应!

一袭青衣,绝世风采。

世人都说曹长卿一人独占天象八斗之才。

曹官子的确是担当得起这个评价的。

西楚还没有灭亡的时候,曹长卿只想待在皇宫,哪怕是每日里看着西楚皇后那张绝美的脸就已经很知足了。

徐骁的铁蹄踏破的西楚,国虽然亡了, 但西楚的脊梁还在,就是因为有曹长卿在。

普天之下,谁敢三番五次去太安城找皇帝的麻烦?

曹长卿先后去过四次,每次都毫发无损。

先后两次入圣,先入儒道,后以儒转霸道。

曹长卿也不是一定非要复国不可,他一直的执念都是因为世人对色甲西楚皇后的偏见,认为她害西楚亡国的。

当曹长卿一袭青衣最后一次一人攻打太安城的时候,他说出了那句藏在心底数十年的话:

这个天下说是你害大楚亡国,我曹长卿!不答应!

洪洗象:贫道不懂你们的规矩,但是贫道知道你们的规矩再大,也大不过贫道身后的剑

八百年前吕洞玄,五百年前齐玄帧,如今的洪洗象。

千年转世,只为等待和那一袭红衣的相遇。

一直以为修道的洪洗象是很胆小的,世子打他不敢还手骂他不敢还口。

耗费了千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在这一世遇见了,结果一直不敢下山。

每日一卦终于显示出“今日宜下江南”,洪洗象一步入天象,骑鹤下江南。

不管徐芝虎是在离阳或者北莽,也不管是人间还是天上,只要她在哪,洪洗象就去哪里找她。

洪洗象不知道别处是否有很多规矩,但对他而言,天大的规矩都不如那一袭红衣在他心中的地位大。

在徐芝虎生命的最后时刻,洪洗象声若洪钟,简直是命令的语气要天地开一线,让徐芝虎骑鹤飞升。

天上的仙人怒他不守规矩,但徐洪洗一脸平静:

贫道不懂你们的规矩,但是贫道知道你们的规矩再大,也大不过贫道身后的剑。

最后的结果就是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也还是要听洪洗象的话,乖乖地放徐芝虎飞升。

洪洗象可能是也给对方台阶下,答应再修三百年功德。

王仙芝:哪怕是天下十人中后九人联手,最后的结果也一定是他们死我独活

王仙芝坐镇武帝城,虽然一直自称天下第二,但世人都知道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其实世人一直都低看了王仙芝的实力,或者说他们一直都没有摸清楚王仙芝的真正本事。

他们都以为王仙芝之所以排在最前面,只是因为他的谁比后面的人要厉害一点,甚至和第二,第三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殊不知,他们太小看了王仙芝和天下人之间的差距。

王仙芝在一个甲子的岁月里第一次走出武帝城,是为了杀徐凤年,因为徐凤年是有大气运的人,他不确定徐凤年会把这份气运带到哪里,王仙芝希望的是把这份气运留在江湖。

王仙芝对徐凤年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就算是天下后就人联手对付他一个,他都能杀掉所有人。

这份霸气,普天之下就只有王仙芝说出来能够让人信服。

甚至哪怕是吕祖转世的洪洗象都不敢说能做到这一点。

天下间学武的分两种人,一种是王仙芝,一种是其他人。

徐骁:我儿子在那里,这个理由够不够?

论武力,徐骁大概是排名最末的那一个。

征战多年徐骁也不过只是一个小二品的高手。

但就是这样的小二品,徐骁却做到了马踏六国被人称为人屠的地步。

徐骁硬生生地把离阳一个小国打到了版图中最大的两个国家之一。

北莽一直都对离阳虎视眈眈,就是因为有北凉军的阻拦,才一直没有成功。

甚至在徐骁还和北莽达成了默契,在他生前两军互不相侵,当然徐骁也不能率先打破这个约定。

可以说这个格局的形成对全天下几百万的老百姓而言,是一个重要的不能再重要的决定。

但是当徐凤年第三次游历江湖去到北莽的时候,差一点回不来。

徐骁忍不住了,哪怕是冒天下大不韪,也要发兵北莽。

没有人劝得住徐骁,这位看上去更像是富家翁的徐瘸子手指地图:

我不要什么理由,只有一个理由,我的儿子在那里,这就足够了。

高树露:我本是人间仙人,镇什么魔”。

雪中江湖高手境界的划分,要归功于昔年的江湖第一人——高树露。

这一品四镜其实就是高树露对武学的不同领悟。

韩生宣杀几个天象就被称为韩无敌,那么死在高树露手中的陆地神仙就有好几个,他又是多么无敌?

高数露在他的年代独领风骚,压根就没有遇到过能抗衡他的对手。

王仙芝实力天下第一,也不过偏居一偶坐镇武帝城而已。

高树露则完全是在江湖中大开杀戒。

到最后杀的整个江湖都为之变色,迫不得已他们找来了九九八十一位道人联手布阵,依然拿高树露没有丝毫办法。

高树露压根就没有睁眼瞧他们,只是淡淡地说:

我本是人间仙人,镇什么魔”

恐怕就算是天上的仙人和高树露相比也是没有办法比肩的。

轩辕敬城:请老祖宗赴死

整个轩辕家族的都觉得轩辕敬城是最窝囊的那一个。

练武没兴趣,偏偏整日里捧着书本爱不释手。

妻子也看不起他。

甚至最后甘愿成为老祖宗轩辕大磐的双修炉鼎。

在大雪坪,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文弱书生实在是太荒唐,简直就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力。

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读书人硬是读出个儒圣出来。

轩辕敬城读了万卷书,也明白了很多道理,他决定要扫一扫自家门前的雪。

请老祖宗赴死!

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力。

裴南苇:什么天下第一,还不是揉着腰出去的……”

没太多解释。

能够对着天下第一又是四大宗师的徐凤年说出这句话的人,也只有床甲裴南苇了。

关键是徐凤年听到这句话还不敢还嘴,简直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就冲着这一点,这句话就有足够的上榜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