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短篇言情

腿间都是白色的浓浆 巨星之名器炉鼎器肉章

李谙乐并没有放狠话,但她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达茜不愿意,他们不能把她带走,一切都要达茜心甘情愿才好。

萨特苦笑,达茜怎么会愿意跟他一个“陌生人”走呢?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凯达家的小少爷,因為他刚才动手打了重台,现在正在咬牙切齿的看著自己,萨特毫不怀疑她会在下一秒鐘沖上来為重台报复。

“宁宁,我没事儿,我真的没事儿,你别哭了好不好?”重台用一块儿软毛巾小心的给宁宁擦脸,宁宁哭的一抽一抽的,看起来极為可怜,眼楮又红又肿,活脱脱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重台却心疼了,“明天带你宁宁去出去玩儿好不好?宁宁想去哪儿?”讲话时扯动脸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重台倒吸了一口冷气。

宁宁见状直接不干了,她可怜兮兮的向一旁的李谙乐求助,“乐乐姐姐,这个大坏蛋為什么还不走?”

萨特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因為女儿从小学中文的原因,他可以听懂简单的口语,所以宁宁的话让他很心塞,他的女儿竟然為了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赶他出去!

“宁宁和重台哥哥回房间好不好?重台哥哥很疼,宁宁要给他擦药,”李谙乐果然知道宁宁小姑娘在想什么,三言两语把她和重台打发上楼,虽然重台不想上去,他想亲耳听到萨特最终的处置方法,但宁宁现在对萨特很抵触。

腿间都是白色的浓浆
腿间都是白色的浓浆

史蒂文让李谙乐放心,家庭医生说重台都是皮外伤,没有一处伤在要害处,擦点药休息几天自然会好。

李谙乐轻轻点头,重台被打的时候她看的清楚,再加上萨特只是為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律师,那些拳头看起来吓人,其实也就能吓唬普通人。

“阿尔瓦先生可以慢慢做决定,史蒂文已经让人收拾好了客房,你们可以住下,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很累,需要先去休息了,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告诉史蒂文,”一席话讲完后李谙乐打了个哈欠,她是真的很累了,即使是头等舱,长时间的飞行也非常不舒服。

千沐晨把摇摇欲坠的女孩儿揽进自己怀里,他直接忽视萨特和他的伙伴,半搂半抱带著女孩儿上楼。

萨特无力的把脑袋埋进手心里,他该怎么办?

“少爷?”跟他一起来的金发男人试探性了叫了萨特一声,很快被人拉住,那人在他耳边轻声说,“情况我们都看到了,让少爷好好想想吧!”

萨特是阿尔瓦家族现任负责人最小的儿子,也是最受宠的那一个,跟他一起过来的两人都是家族公司里的律师,也是他的助手,他本来以為今天可以顺利的把达茜带走的,没想到她竟然失忆了……

“今晚我们住在这里,麻烦您了,”半晌萨特恢复了阿尔瓦家族少爷的风度,脸色勉强恢复了平静,他要和达茜接触几天试试,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1 2 >